• 2010-06-04

    一站一坐一生 - [小心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ifei318-logs/65134829.html

    《读库1002》的第一篇文章《一站一坐一生》,页码比重占到全书的三分之一,讲的是一个有关私人相册的故事。文章的作者是一位老照片收藏爱好者,无意间淘到一本相册,然后开始了对相册主人及其人生故事的寻访。这本相册的内容是一个男人每年一次的留影,从1907年到1968年,从二十七岁到八十八岁,整整六十二年。

    有历史背景,有纵深年代,还有八卦故事,文章当然丰富好看。更重要的是图文并茂,附上了相册里的大量照片。照片上,主人公英气俊朗,拍照十分讲究,发型从长辫到短发,着装从马褂到西服,pose或坐或站,不同时间还配有扇子、文明棍、眼镜、帽子等当下时髦的不同小道具。翻看这些照片,就如同翻看时代的变迁。随着时间一页页翻过,帅气的小伙最后变成白发的老头。

    与时间相关的事和物总是令人唏嘘。尤其是,当你翻看着一段鲜活的人生,而作为这段人生的载体的那个人早已不在人间。所有的风华绝代都会消散,只有片爪的物证证明某一段已经消散的时空里曾有过丰美的存在。每当遭遇这种情境,我总会古怪地升起一种巨大的虚无感,伴随着对自我存在的怀疑和惊惧。

    抱着书胡乱思想,忽然惊觉,《读库》从0600到我手上的这本1002,竟然已经过了四年多了。还记得《读库0600》出生时,很新鲜又有些好奇,不知道老六到底会做成什么样子,坚持多久。几年来看着老六鼓捣《读库》,就像欧洲那些传承了百年的小店里技艺精湛的手工匠人,一丝不苟,精心专注。现在回身望去,《读库》们密密实实地填塞着我的书架,显然还将继续填塞下去。老六曾经在博客上写;“我非常乐于接受这样的宿命,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诱使我改变。于是做一些穷经皓首的事情,觉得是那么天经地义,连每一天的沉静与缄默都有了依托。”真是比大地还要坚实比诗歌还要动人的句子。

    从《读库0600》开始,每当新一期出炉,老六总会带着新书召集饭局,以读库的名义吃喝一顿,而我总会让老六在书上随便写几个字。真的是随便写啊,有时候一时想不起来写什么,就写名字:“舒馨亿 张立宪”或者“非非 老六”;有时候写的是“讨厌”;0700写的是“犹记0600时”;要是饭桌上正好胃酸一翻则会写“人生动如参与商,天涯思君不可忘”;有一期正好赶上我生日,写了句黄舒骏的歌词,“你像一朵静静的睡莲,认真等待别人来获取芳心”。还有写错了字的,在错字上勾个圈再打一个箭头,在边上再写上对的,编辑的习惯做法。想起这些趴在书页里的蚯蚓字体,心里有些蒙蒙地发潮。时间再冷酷,也都会存留些牢固温暖的印鉴。

    于是需要跟老六吃吃饭。正是饭点,打完电话奔将过去,正好一局,老六、艾莉、老腻、晓楠、小卓……还有许久未见的咣咣。咣咣是专业的业余摄影师,这几年一直在拍的一个摄影主题是“人生能合几回影”,只要有咣咣在的朋友聚会,他就会拍一张合影,这次也不例外。于是我们排列到一起,或站着,或坐着,又合了一回影。我问咣咣,什么时候影展?咣咣说,还得拍个几年呢。我很期待。

    分享到:

    评论

  • 原来非非真名是舒馨亿, 很好听!!!
  • 昨晚刚看完《一站一坐一生》,有些记录片的感觉,拍成影像可能也不错。
  • 我靠,你的链接里居然没有王丫米,不能够!
  • 我靠,博客链接居然没有王丫米!不能够!
  • 很有哲理的文章值得人深思~~
  • 艳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