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7

    - [非常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ifei318-logs/50900929.html

    昏昏沉沉,缩在书房的沙发里睡。

    看见妈妈,还有几个人,他们在房间里穿梭。妈妈穿着一身浅绿色(居然穿浅绿色!),可是很好看,葱茏轻盈。其他的人都是黑色。妈妈很高兴,兴致勃勃。我就把我最近的遭遇讲给她听,喋喋不休。我像一只伏在她手心的鸽子,叽叽咕咕,叽叽咕咕。很快活。

    我突然想起来,妈妈不是死了么?我探出手臂,手穿过她的身体。

    我是不是又做梦了?我一定是又做梦了。这样想着,妈妈不见了,所有的人都不见了。房间变得很大。我觉得虚空,又开始往下坠(嗯,以前也是这样)。什么在往下坠呢?不知道,只觉得在下坠。我听见身体里的风声。我低头,看见胸口有一个脸盆一样大的洞,那些风(居然是可以看见的),那些风嘻嘻哈哈,四面八方地推搡拥挤着从洞里穿过,像一列列火车穿过隧道。

    我觉得胸闷。我得赶紧醒来,我对自己说。我用力挣扎了几下,有东西包住我,出不去。好吧,锁住我吧。我想着,放弃了。

    过了一阵醒了。房间里光线明亮。我赶紧看看胸口,还好,没有洞。书架上高高地放着妈妈的照片,我抬眼看见她,正对着我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