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06

    漂流的方向 - [小心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ifei318-logs/45899268.html

    看到默默的留言,才知道罗枫已经去世了。下午给老六打电话说捐款,本想多嘴问问老六是否已经知道罗枫的事,没有说出口。然后去老六博客上找捐款帐号,看到老六偏偏巧刚更新了一篇,写到罗枫。

    罗枫和我是通过我的飘流本相识的,是第一个我由漂流本认识的人。去年春天,罗枫到桂林,我请他吃饭,那是我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面,我挑的餐厅,我喜欢的,有院子和大大的树,明亮的落地玻璃和轻轻的纱幔。我不擅长和陌生人聊天,但罗枫很开朗,我们就很愉快地东扯西拉。像所有热情客气的会面一样,我们热情客气地约定了下一个再见,他说回到北京他请我吃他做的饭(因为据说他很会下厨),我说下次如果他再到桂林,无论我在不在,都请他玩。那是春日午后,阳光浅浅,树们的叶子密密地新生出来,绿得发亮。

    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热情客气都不会被实践,并非不发自真心,而是在滚滚现实里不值一提。就像我们常常满腹真诚地随口向身边的人许下一个诺言,但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兑现。所以桂林分别后,各自转身到各自的奔忙中,我和罗枫没有再见,除了偶尔在MSN上碰到打个招呼或过节的短信,没有别的联系。直到昨天看到他的博客才知道,罗枫年初便确诊肝癌晚期,7月29日去世,42岁。

    说到漂流本,到现在仍时不时地有人问起。2007年底,我和老六、牟森在现代城上岛咖啡怀疑人生,突发奇想要弄一个漂流本,觉得是个奇妙有趣的游戏:漂流的轨迹像极人生,你不知道会经历什么人、什么事,充满玄机和奇迹。我一直兴致勃勃地认为,人活着的最大乐趣,就是你永远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明天的你又是什么样子。世事流转,如今的我依然怀有一种害死猫的好奇心,只是在当初的兴致勃勃中已然有了一种坚硬,因为扑面而来的人生,你更不知道,奇迹和不幸,哪个会更先降临。

    漂流本于2007年的最后一天从朋友漂开去,到第十几个人,便再无音讯。罗枫是第六个在漂流本上写字的人。

    在我的心底,已经默认了漂流本不知所踪的命运。然而由于不确定的未知,我仍然暗暗期待一个温暖的奇迹。

    分享到:

    评论

  • 某天我也想起了漂流本
    说要来问问你呢
  • 我是那1%
  • 很喜欢本站的风格!希望与贵站做个友情链接!^_^!
    开心博客 http://kxblog.blogbus.com
  • 长大了才知道,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
    罗枫我根本不认识
    无意中在非非这里知道了他的名字,感觉很有趣,后来在格格的博客知道他还租过房子给格格,于是找到他的博客,读了,还是觉得很有趣。
    一个满有意思的中年男人,有一手好厨艺,一手好文章,于是,过段时间就要去读几篇。
    后来小报瘫痪了,再也找不到他的博了。
    再听到他的名字,是在格格的博客
    再找到他新的地址,才知道就在几天前他已经故去。

    可惜.......

    为什么要写欢乐的事情,因为,生活总是这么无情
    人面不知何处去,徒留桃花笑春风。


  • 介就是生活
    一声叹息……
  • 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热情客气都不会被实践,并非不发自真心,而是在滚滚现实里不值一提。
    ——我是那1%,我承诺的基本都会兑现,别人的承诺我也会放心上,其实这样挺庸人自扰的,因为自己是少数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