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08

    花痴乱颤 - [小心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ifei318-logs/29945808.html

    冬天以各种方式提醒我他的到来。某天我坐在女友车上,驾座上的她一边不顾行驶安全对着邻车的帅哥大抛媚眼,一边诗朗诵一般深情地高声咏叹:“啊!冬天来了!天气冷了!我想要,恋爱了!我的恋情们啊!你们在,哪里呢?”惊得边上的我一阵一阵地直哆嗦。冷啊。

     

    天气越冷,花痴越多,不晓得有没有科学依据。但是我的女朋友ABCDEFG们却不约而同地摆出了一副要在冬天里燎原的熊熊架势,使得这个即将或者已经到来的冬天变得且暧昧且生动且可疑且有趣起来。

     

    我每天会不定点地收到花痴们的汇报。它们来自五湖四海,经由不同方式,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同一个目的,乱颤着聚集到我这里来,内容惊人地一致。

    A说,“我真是喜欢他啊!”

    B说,“没事,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太喜欢他了!”

    C说,“你来看他的照片,帅不帅?他本人比照片还好看。”

    D说,“看了我发给你的照片了吗?不过他不上相,人比照片帅。”

    E说,“我想他了,想得心慌慌的。”

    F说,“我太想念他了,你说他会不会想念我?”

    G说,……

    这些花痴呓语每天从早到晚满满当当充满我的邮箱我的手机,夜里我隐身在MSN上,看见对话框们兀自地如火花般滚烫地四溅,不由得心惊胆颤,生出一些幻觉,以为我的蜗居变成了心虚的女贞路4号,来自各地的猫头鹰正密密麻麻铺天盖地不屈不挠地进攻我的门窗……

     

    太炽热了。眼瞅着冬天就要被我的这些花痴女友们真的烧成一团火。于是我发烧了。我一边坚持发烧一边坚持接听女友们的电话。因为那个心爱的男人给她们打了一个三分钟的电话,她们在电话里跟我喜极而泣了三个小时,我在电话这头,分明地听见了那边因为狂喜而门牙乱溅的脆响。

     

    我缩在床上,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着自己,迷迷糊糊地意识到,对于我的花痴女友们而言,我就像一陀中看不中用的心灵鸡汤,只要摆在那里,冒着热气,就够了。至于爱情这劳什子东西,爱的到底是他,还是爱情本身,是个值得研究的科学问题。

     

    暖气还不来,我像只寒号鸟一样在屋里哆嗦,一边看纽约花痴女人的故事《Sex and The City》。屋子里盛开着树一样高大、健硕的百合,吐露得热烈、强悍,香气凛冽,是朋友从云南捎回来的。每每我看到它们不要命似的的浓烈,就会想起我的花痴女友们和她们热气腾腾的冬天,同时想起一句烂掉大街的真理:花痴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说这话的真是一位圣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