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14

    大笑四声 - [小心脏]

    最近迷蔡澜,把他所有的书找来看。这样人情练达、心性洒脱的声色老头,实在让人喜欢(完了,喜欢的男性年龄越来越大)。蔡澜写东西,除了豁亮有趣,还实在是浅白得要命。有时候不得不从心里佩服香港的报纸,这么没有文化品相,也能来稿照登上去?放在内地,那些文化姿态很强的媒体是万万不会收的。当然,也许蔡澜例外,因为他首先是出了名的蔡澜。

    王朔的《我的千岁寒》断断续续看了很久了,终于看完。很文化的一本书,单是句子的光鲜华丽,承转错落如音律一般,就够炫人的。但我还是不免会质疑,假如这书不是王朔写的,会有多少人买?恐怕更多人还是会喜欢《我的千岁韩寒》。所以,出名还是挺重要的。

    说到王朔,刚刚在MSN的八卦新闻头条又看见他啦。朔爷最近很骠悍,频频发飚。小强老师也给我透露了一个他的八卦,但是不让我散布,我只好忍了忍去散步了。散步完回来,小八卦对朔爷产生了研究兴趣,于是研究啊研究啊,终于确认了一个发现:王朔他,长得真的很像王小山呀!

    再说蔡澜。喜欢蔡澜总在文章里写:“哈哈哈哈。大笑四声。”痛快得很。老觉得那笑声能从书页里掷地有声地蹦出来。现实生活中我也喜欢看人大笑。一个肆无忌惮的大笑总会突如其来地把我迷住。

    看多了“哈哈哈哈”的后果是,每次我哈哈大笑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在心里数数,一、二、三、四,正好四声。

  • 2007-06-03

    天亮 - [小神经]

    听到天亮,鸟声密集
    我猜想一朵花正焦急地检视她的裙摆
    阳光出来的时候你会看见她
    万物投射于身的羞涩明亮

    还有那些树,
    手牵手站了一晚。
  • 2007-05-29

    神会怎样想 - [小心脏]

    前两天,陈晓卿壮怀激烈地写了一篇博客《你大声点!》,一时间群众们情绪激昂,反响强烈。

    我认真地看了两遍,倒没怎么激动,觉得写到点子上的就两句,其他的都很“艺术人生”,煽情得很,当然,CCTV嘛,如果单作为一篇观后感“艺术”一下还是挺好的。拨开那些“艺术”,那些从高空投射的悲悯,以及那些招展飘扬的使命感,我看到的最值得赞赏的两句是:
    全片使用平行交叉的结构展示了两种人的日常生活,没有分析,没有结论,但看后不免让人喟叹……
    在真实面前,所谓的结构、所谓的剪接、所谓的用光、所谓的旁白……一切,用老六的话说,“都是垃圾”!

    以上,按我理解,“真实”是要求,“没有分析,没有结论”是方式。以我肤浅的小心眼来看,这样的要求+方式是对观众的最大尊重,是我最愿意看到的媒体表达方式。

    我很不喜欢媒体装模作样地思考一下,然后立刻掷地有声地告诉你一个堂皇的结论。又或者,先预设了一个结局和效果,东剪西拼,七拐八绕,像王二小一样执着地想把你带入圈套。再或者,那些忧国忧民悲天悯人的情怀和姿态,无时无刻地像摄魂怪一样飘荡,生怕你有一丝丝悖离那些高尚的良苦用心。

    我想到中国的电影。中国的电影导演都很聪明,但最大的毛病是生怕你不知道他很聪明,所以他会拼命地通过各种方式满满当当地告诉你:看,我是要讲这个道理!瞧,这多么有意义!简直是侮辱观众智商。

    媒体也一样。

    我想了一会儿,觉得不能要求媒体完全客观没有姿态和立场,媒体是一定有价值取向和社会导向的,更何况是在这么一个提倡精神文明建设的和谐社会。CCTV有一个著名的口号,“用事实说话”。但放眼望去的往往是,事实很少,话很多,旗帜很大很高。我们生活的这个环境实在太和谐了,大家喜欢为他人服务成了惯性,以至于连他人思考什么怎么思考都包办了。

    陈老师以前有篇博客《神未必这样想》我印象很深,结尾的那两段我很喜欢:
    平时,我们一方面说观众是我们的上帝,是我们的神;另一方面,我们又在不停地妖魔化他们,不惮以最庸俗、最下流的心境去揣测这个人群,在节目里人为地加进我们以为他们会感兴趣的所谓“注意力片断”,但这真是观众需要的吗?
    神未必这样想。

    一样道理,为什么总要假装站在比神更高的位置去预先设置神的想法呢?神怎样想,让神自己去想好了。

  • 2007-05-11

    跟自己死磕 - [小心脏]

    很久没有这样熬夜干活。必须时不时地提醒自己集中注意力,像电玩里的打地鼠游戏,需要不断奋力地将脑子里冒出来的三心二意打压下去。

    我是一个懒人。一个怕麻烦的人。一个容易半途而废的人。一个觉得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也挺好的人。偏是这次中了哪方神圣的毒,要较劲。自己跟自己互搏。

    明白了一个道理:搞定别人其实挺容易的,要搞定自己,真的很难。
  • 2007-05-07

    蜘蛛侠3 - [非常爱学习]

    真的是烂片啊。

    如果评最烂编剧,蜘蛛侠3的编剧同学一定是数得着的。编剧同学假装自己是一只勤劳的蜘蛛,奋力地织出很多个不靠谱的线头来。一开始看到那么多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线索,俺就不免暗暗有了些小担忧,故事要怎样讲下去呢?唉,看到一半,连一向对商业电影抱着无限宽容的本娱都很不耐烦起来。等到收场,果然就像王小山同学家的储蓄罐,拆了招行补工行的,马虎潦倒得我都看不下去了。

    所以俺不免要赞美一下自己。尽管听无数个人说过这电影很烂,俺还是贱嗖嗖地去电影院看了。如果评商业电影导演最喜欢的观众,俺一定是数得着的。

  • 2007-04-13

    普天写作文 - [非人类]

    大半夜,陈晓卿猪急跳墙地打电话来问:“老颓的征文你写了吗?”——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忒坏。

    颓颓和水晶结婚了,这是这个春天我觉得最开心的事。尽管早早就知道他们结婚的打算,但确定无疑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在桂林,只觉得遥遥的北京笑意盈盈地开出了一朵花,春天一下子就盛大起来。开心!

    也有挠墙的事,就是让猪头陈跳墙的那壶——噢,征文!颓颓和水晶一双文化璧人,人好,人缘好,文化朋友多,普天同庆的方式就是普天写作文。眼见着一波又一波的文化人妙笔生花高潮迭起,愁坏了我这样没什么文化的。

    可是颓颓并不催我,他只是轻轻柔柔地说:“又新贴出几篇啦。我不催非非,非非要享受亲人待遇、内部待遇,想啥时写啥时写,没写完就不结稿……”看,颓颓就是这样,永远这么妥帖,这么窝心,这么让人热泪盈眶,这么叫人无法拒绝。

    颓颓,就是传说中的IQ、EQ、ICQ、OICQ都高的人。

    颓颓聪明。这世上的聪明人很多,颓颓不一样,颓颓聪明的不是心眼,是心。颓颓眼亮心明。所以像我这样的八卦小心眼,话不算太多,却不知不觉跟颓颓分享了很多小八卦小秘密,拥有了一种心领神会的小默契。所以颓颓说享受亲人待遇,不是随便说说的。和颓颓的亲近,很难用言语说明白,用俗人的话,那是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可遇而不可求的。所以亲人一样的颓颓结婚了,我乐得屁颠屁颠的,心里像有一只风筝一下子冲上天,那种敞亮的高兴。

    颓颓是相当相当八卦并拥有相当相当多八卦的,我很想揭发一些,比如喝昏了以后冲着女服务员拽英文啦比如被花痴围追堵截啦比如去大北宾馆蹲点活捉老全啦……但是我不能说,因为太八卦啦。恩,我不说,请自行思考,请心明眼亮。

    我喜欢水晶。老全在他的赞歌里是这样写水晶的,我拿来用一下:“水晶的优点第一是安静,从不多事,这在当今的女人堆里是个不多见的大优点。第二是聪明,心里有数。她把她的聪明藏起来,所以显得很珍贵。”这些话都写到我心坎里。所以请让我赞美一下老全,有时候他还是相当相当靠谱的。

    昨天,颓颓问我什么时候回北京,我还没来得及回答,颓颓又轻轻柔柔地说:“领证饭要和老男人们吃一下。但是一定要等你,你不回来,他们都没得吃。”看,这就是传说中的IQ、EQ、ICQ、OICQ都高的人,永远这么妥帖,这么窝心,这么让人热泪盈眶,这么叫人无法拒绝。

    于是我一边流泪,一边订了明天的机票,只为赶上明天晚上的饭局,为普天同庆活动掀起一轮新高潮。生活多么美好啊!我们要共祝愿,祖国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的小家庭更好。

    最后我想关心关心老全。老全,男,著名编剧,未婚,人好,钱多,脑子笨,管黑社会,并且基本靠谱,普天同庆活动中的众多单身女青年切勿错过机会,请踊跃擒之,拿之,捕之。

    最后的最后,我想说,在普天同庆的活动中真诚地关心朋友,我自己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和积善的大好事。所以,就冲这一点,评委同志们,是不是怎么着也该给我的作文多加个十分八分?

  • 2007-04-06

    风继续吹 - [小神经]


    窗外的树叶很响,风很大。我在想,风从树们的头上掠过的时候,姿势会不会像刘翔?
    很快啊。


    闹钟先生经常在一些很精神病的时间给我发一条内容相同的短信,比如说昨天下午18点51分:“起床啦。”我没好气地回:“哪里的时间?”闹钟回:“格林童话时间。”这个答复还蛮可爱的。


    还收到过一条短信:“时间是什么?搞不懂。是太阳的尺寸用门缝量吗?”也很可爱。


    时间是什么?搞不懂。那是我的大偶像爱因斯坦该思考的问题,大概跟宇宙一样深邃广袤,我的小智商思考不来。只是有时候我停下来,无所事事,又或者企图思考一下人生,它却不等我,依然没心没肺地往前跑,头都不回一下,很不仗义。


    翻过去的日历。像风一样。
    很快啊。
    娘的。

  • 2007-03-06

    春天 - [小色相]

     













  • 2007-01-26

    低调飞行 - [小心脏]

    我默默地、低调地蛰伏南方一隅好象已经很有一段时间了。具体有多久,我也搞不清楚。我过得很懒很纵容,很多东西一古脑地卸到一边,不奔忙,不烦忧,漫不经心,没有时间,“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大概就是这个状态。

    南方的冬天有些不适应了。屋子里没有暖气,冷。我开着空调开着电暖气,仍是要穿着厚厚的衣服缩着。我每天缩着,有时候看看书,有时候什么也不干,就呆着。

    有时候出门走走。买点吃的,在路边坐坐,看人们往往来来。清冷的清新的南方的味道往心窝里钻,熟悉又喜欢。

    本来计划去旅行,云南或者东南亚,现在不想动了。好懒啊。

    这样慵懒又空白的日子,算一种幸福吧?

    每天仍是有不少短信和电话,提醒我有一个江湖,热闹而温暖地存在。我亲爱的朋友们,有时候我会远远地想起你们,并且微笑。

  •  4岁.成功是----不尿裤子
    12岁.成功是----有很多朋友
    16岁.成功是----有驾驶执照
    20岁.成功是----有性生活
    35岁.成功是----有很多钱
    50岁.成功是----有很多钱
    60岁.成功是----有性生活
    70岁.成功是----有驾驶执照
    75岁.成功是----有很多朋友
    90岁.成功是----不尿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