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14

    大笑四声 - [小心脏]

    最近迷蔡澜,把他所有的书找来看。这样人情练达、心性洒脱的声色老头,实在让人喜欢(完了,喜欢的男性年龄越来越大)。蔡澜写东西,除了豁亮有趣,还实在是浅白得要命。有时候不得不从心里佩服香港的报纸,这么没有文化品相,也能来稿照登上去?放在内地,那些文化姿态很强的媒体是万万不会收的。当然,也许蔡澜例外,因为他首先是出了名的蔡澜。

    王朔的《我的千岁寒》断断续续看了很久了,终于看完。很文化的一本书,单是句子的光鲜华丽,承转错落如音律一般,就够炫人的。但我还是不免会质疑,假如这书不是王朔写的,会有多少人买?恐怕更多人还是会喜欢《我的千岁韩寒》。所以,出名还是挺重要的。

    说到王朔,刚刚在MSN的八卦新闻头条又看见他啦。朔爷最近很骠悍,频频发飚。小强老师也给我透露了一个他的八卦,但是不让我散布,我只好忍了忍去散步了。散步完回来,小八卦对朔爷产生了研究兴趣,于是研究啊研究啊,终于确认了一个发现:王朔他,长得真的很像王小山呀!

    再说蔡澜。喜欢蔡澜总在文章里写:“哈哈哈哈。大笑四声。”痛快得很。老觉得那笑声能从书页里掷地有声地蹦出来。现实生活中我也喜欢看人大笑。一个肆无忌惮的大笑总会突如其来地把我迷住。

    看多了“哈哈哈哈”的后果是,每次我哈哈大笑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在心里数数,一、二、三、四,正好四声。

  • 2007-06-03

    天亮 - [小神经]

    听到天亮,鸟声密集
    我猜想一朵花正焦急地检视她的裙摆
    阳光出来的时候你会看见她
    万物投射于身的羞涩明亮

    还有那些树,
    手牵手站了一晚。
  • 2007-05-29

    神会怎样想 - [小心脏]

    前两天,陈晓卿壮怀激烈地写了一篇博客《你大声点!》,一时间群众们情绪激昂,反响强烈。

    我认真地看了两遍,倒没怎么激动,觉得写到点子上的就两句,其他的都很“艺术人生”,煽情得很,当然,CCTV嘛,如果单作为一篇观后感“艺术”一下还是挺好的。拨开那些“艺术”,那些从高空投射的悲悯,以及那些招展飘扬的使命感,我看到的最值得赞赏的两句是:
    全片使用平行交叉的结构展示了两种人的日常生活,没有分析,没有结论,但看后不免让人喟叹……
    在真实面前,所谓的结构、所谓的剪接、所谓的用光、所谓的旁白……一切,用老六的话说,“都是垃圾”!

    以上,按我理解,“真实”是要求,“没有分析,没有结论”是方式。以我肤浅的小心眼来看,这样的要求+方式是对观众的最大尊重,是我最愿意看到的媒体表达方式。

    我很不喜欢媒体装模作样地思考一下,然后立刻掷地有声地告诉你一个堂皇的结论。又或者,先预设了一个结局和效果,东剪西拼,七拐八绕,像王二小一样执着地想把你带入圈套。再或者,那些忧国忧民悲天悯人的情怀和姿态,无时无刻地像摄魂怪一样飘荡,生怕你有一丝丝悖离那些高尚的良苦用心。

    我想到中国的电影。中国的电影导演都很聪明,但最大的毛病是生怕你不知道他很聪明,所以他会拼命地通过各种方式满满当当地告诉你:看,我是要讲这个道理!瞧,这多么有意义!简直是侮辱观众智商。

    媒体也一样。

    我想了一会儿,觉得不能要求媒体完全客观没有姿态和立场,媒体是一定有价值取向和社会导向的,更何况是在这么一个提倡精神文明建设的和谐社会。CCTV有一个著名的口号,“用事实说话”。但放眼望去的往往是,事实很少,话很多,旗帜很大很高。我们生活的这个环境实在太和谐了,大家喜欢为他人服务成了惯性,以至于连他人思考什么怎么思考都包办了。

    陈老师以前有篇博客《神未必这样想》我印象很深,结尾的那两段我很喜欢:
    平时,我们一方面说观众是我们的上帝,是我们的神;另一方面,我们又在不停地妖魔化他们,不惮以最庸俗、最下流的心境去揣测这个人群,在节目里人为地加进我们以为他们会感兴趣的所谓“注意力片断”,但这真是观众需要的吗?
    神未必这样想。

    一样道理,为什么总要假装站在比神更高的位置去预先设置神的想法呢?神怎样想,让神自己去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