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唉。不文艺都不行。以下。

    ——————————————————————

    2009俄罗斯当代油画精品巡展 • 列德涅夫作品展 (免费入场)

    时间:200988-812

    地点:北京 朝阳门SOHO(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2号,东二环朝阳门桥西南角中国银行南侧,朝阳门地铁站出来便是

     

    此次画展将展出俄罗斯油画大师列德涅夫瓦列里先生的60幅经典画作。

     

    现年69岁的列德涅夫先生是俄罗斯当代最有成就的画家之一,他曾经被俄罗斯总统普京授予俄罗斯艺术领域最高荣誉“俄罗斯人民艺术家”称号。他的作品诚挚、诗意,充满对生活的真切热爱,被许多国家的博物馆所以及私人收藏,并屡在拍卖行拍出不俗的成绩。

     

    88下午15:00,列德涅夫先生本人将亲临画展现场,与观众一同交流鉴赏,欢迎艺术爱好者、文艺青年们前往。

    (PS, 此次画展由非非同学好事掺合,所以非非同学届时也在现场,欢迎亲朋好友前来凑热闹。也欢迎媒体的朋友。E-mail联系:amandashu@126.com

     

    列德涅夫简介:

        瓦列里·亚历山大罗维奇·列德涅夫,俄罗斯人,生于1940年。
        1968年毕业于列宾美术学院绘画系。在那里他从师于А.А.梅伊尼科夫,А.Л. 科罗廖夫, Н.П..梅多维克夫等大师。
        1970年毕业于列宾美术学院A.A梅尔尼科夫院士领导的大型绘画创作工作室。
        1989年荣获“俄罗斯功勋艺术活动家”称号。
        1999年荣获“俄罗斯人民艺术家”称号。

        曾经修复过弗吉尼亚州托雷利壁画《休息的指挥官渴望音乐》;重新绘制了位于皇村叶卡捷琳娜绿柱宫殿里的壁画,并修复了弗拉基米尔大教堂祭坛圣母的圣象。
        现任俄罗斯“赫尔岑”国立师范大学荣誉教授、素描教研室主任。
        曾参加俄罗斯国内外的展览200多次,其中包括25次个人作品展。

    列德涅夫作品:

     

     

  • 2009-07-29

    - [非常爱]

    三年了。你一直在我的生活里,鲜活又强硬。我依然本能地想要与你分享,当我在超市发现一件好吃的东西,当我得到一个好玩的物件,当我看见一件搞笑的事情。你所有生动的表情会瞬间浮现,那么轻易。

    六月初五,你的生日。我去雍和宫,很认认真真地磕头烧香,希望有神迹,告诉你我很虔诚地爱你。

    我很久没有这样锥心地想你。当生活兜转得疲惫,我愿意用一切换你一个真实的拥抱。

  • 2009-07-27

    - [小心脏]

    很久没旅行。上天的心都有了。

  • 2009-06-03

    语文 - [小八卦]

    在twitter上看到一句:路遥知马力不足,日久见人心叵测。

    有趣。

    我置换了一下:路遥知马力叵测,日久见人心不足。也成立。

    中国人民的文字游戏真是好玩得紧。

  • 2009-06-01

    六一 - [小心脏]

    今天被一个小朋友打滚耍赖加寻死觅活相胁迫,结果送了一份昂贵的节日礼物。这令我深深觉得,人生啊,真他娘的跌宕起伏,贱不可测。我本来以为,小朋友都单纯得像我干儿子,一张破动画片就能高兴得惊天动地。

    不管怎样过节很好,因为过节是理直气壮矫情的理由。一大早就开始收到节日快乐的短信,开心网上还有人送瓜送菜,大家还纷纷追忆起了童年,真是很缤纷的样子。大人过小朋友的节日,尤其矫情。但是很显然,大人们比小朋友需要节日多了。

    最近见了一些一万年没见的朋友,他们光鲜得锃亮,见到我却都劈头就问:你觉得生活有趣吗?这令我心下甚慰,哦,原来不是我一个人无趣啊。大家都觉得无趣,这就隐隐地显得有趣起来。嗯,这种小心思挺阴暗。

    不写了。节日快乐。

  • 2009-05-08

    错觉 - [小心脏]

    家里有根水管有一点漏水了,没有去修它。于是,夜深很安静的时候,很容易有一种错觉,以为是南方的窗外,雨初停,屋檐犹在滴水,嗒嗒滴滴。

  • 2009-03-06

    有时候 - [小神经]

    有时候,生活真是很无趣啊。

    所以,能否自己让自己开心,是一种了不起的生活能力。

  • 2008-12-16

    北京的冬天 - [小心脏]

    最近在看美剧MAD MEN,很好看。我发现迅速重新熟悉英语的方式就是不间断地看美剧,并且不看字幕。——还有别的好看的美剧推荐么?

    《海角七号》据说是台湾人民很推崇的电影,我买了张碟,开头看了两遍,不晓得为何没有看下去。今天无意间看到一段很煽情的影评,这样写的:
      两段爱情,一样的开始,不一样的结局。一样爱了,一个男人选择了离开,克制而冷静,换来一世的思念与孤独;一个男人选择了坚守,浓烈而炙热,换来两人的甜蜜与幸福。跨越国界的爱恋,或许会有阻碍,但两个人在一起,再苦也是甜。倘若心死了,再好的日子,也只是死水一潭,度日如年。
      看不得相爱的人自己把自己的爱情拆散,不管什么理由。真爱是奢侈品,不是人人都有那份福气,遇见爱的人,偏偏他/她也爱着你。
      如果爱,请珍惜。
    忽然间觉得很感动,决定一会儿找出碟来接着看下去。

    北京的冬天就是这样,总让我觉得有种古怪的难以言喻的气息,凛冽悠长,时时低婉暧昧,时时清澈高远,那种气息无所不在地往心尖和身体的每个毛孔里钻,总是让你突然间莫名地被触及。

    十二月了,每到这时总是会感慨时间飞快,只是2008年像烈马一样,始料未及地汹涌,那么多的事,轰轰烈烈的,却一闪而过。想起2007年的最后一天,我在老六送我的本本上胡乱涂上了第一页,然后把这个本本命名为幸福的漂流本,让它漂流到朋友们以及各式各样的人手中去。我想像它就像人的一生,流连辗转,你永远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样的人,会遭遇什么样有趣或者奇怪的事。然而始料未及地,它不久就脱离了我的视线,杳无音讯。我打听过它的下落,未果。是否这就是它不可强求的际遇?我无从知晓,只是仍满怀希望地希望,不管它在哪里或者遭遇到什么,它是幸福的。

    就像我想像的奇妙而未知的人生,不管是什么,都是生活的恩赐,如果笃定地认可和接受,那么欢喜也好,痛苦也好,都会像珍珠一样,闪动莹润的光泽。呵呵,真像祷文啊。不过年底了,让我再虔诚一点吧。

    据说这几天会降温,大概也该下雪了。下雪的冬天,似乎会更温暖一些,也会更像一个梦。

  • 2008-10-16

    大理 - [小心脏]

    国内我最想去但一直没有去的地方,是大理。我喜欢大理。这么喜欢一个根本没去过的地方是一件很不讲道理的事情,但是,我喜欢大理。

    貌似大理是很多文艺青年热衷和追捧的地方,所以,很有可能我也曾经受过一些类似的荼毒,不过真的不记得了。我对大理的所有美好想像似乎都来自许巍的一首歌:“我坐在我的房间,翻看着你的相片,又让我想到了大理。阳光总那么灿烂,天空是如此湛蓝,永远翠绿的苍山。我爱蓝色的洱海,散落着点点白帆,心随风缓慢的跳动。在金色夕阳下面,绿色的仙草丛里, 你的笑容多温暖……”这首歌叫《温暖》。

    很多去过的人以过来人的姿态告诉我,丽江比大理好。每当这时我就会没有任何理由斩钉截铁地说,“我喜欢大理。”你看,喜欢这种情绪其实是毫无科学依据的,而毫无科学依据的事实际上往往很强大。我一直盘算着去大理,不能是走马观花的旅游,要用很充分的时间和心态,去那里好好住上一阵子。

    大理有个人叫赵青,赵青在洱海边上用石块和玻璃建了一所房子叫青庐。青庐美轮美奂。我看了很多照片,从青庐望出去,明艳的洱海,深远的蓝天,金色的阳光,永远芳草鲜美春暖花开,美得像天堂。赵青是我很多熟人的熟人,但我不认识他。我如果去大理,一定也会不能免俗地去拜访一下吧。

    不过,如果我去大理,不要住在青庐。青庐太像梦境。我要找一个小房子,房前屋后有茂盛的花草,有泥土的香,大片的阳光响亮地四溅地砸落下来,我就安安静静地呆在那里,人间一样的温暖天堂。

  • 2008-10-14

    那本NB - [漂流本]

    收到小强老师短信:著名插画家张守义今早去世享年78岁。惊了一惊。不就是老六的NB、我的漂流本、《守义.图》的那个张守义么?

    本能地抓起手机要给老六打电话,又想,老六肯定已经知道了。又想,该说什么呢?

    到底是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