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14

    那本NB - [漂流本]

    收到小强老师短信:著名插画家张守义今早去世享年78岁。惊了一惊。不就是老六的NB、我的漂流本、《守义.图》的那个张守义么?

    本能地抓起手机要给老六打电话,又想,老六肯定已经知道了。又想,该说什么呢?

    到底是什么也没说。

  • 2008-03-30

    漂流在继续吗 - [漂流本]

    中午和罗枫一起吃饭。罗枫是第一个我通过漂流本认识的朋友,却没想到是在桂林第一次碰面。

    我们吃饭的地方有明亮的落地玻璃,很轻易地望出去,院子里是新芽丛生绿得深深浅浅的树们。沙发是浅紫色的,对面的小回廊里还有紫色的纱幔。罗枫说,这里还挺浪漫的。我说你再看看那边的人在做什么。帘幔掀起,赫然是在打牌。我很高兴。这就是生活。

    说到漂流本,很多人最近在问起,可是我也不知道它漂到哪里了。我所知道的最后消息是它漂去了故宫,第13站。没准被故宫博物馆收藏了吧?哈哈。

    今天桂林骤冷。风大。有人发短信来说北京阳光灿烂。我有那么一点想念北京了。

  • 过年,漂流本一点都没闲着。

    今天收到短信:
    非非:漂流本在我手里,丫头是第9战,10是杜嘉,11是小回和麻小辣,12是我,丁丁,下一站我要把它传给:朱传荣。特此汇报:)丁丁 (2008/02/18 10:21)

    前两天去老六的饭局,进门一桌人正热烈讨论漂流本。老六认为应该再补充一条漂流规则,就是漂流的下一手应该不认识上一手,以避免漂流局限在小圈子里。其实这一条我最早也考虑过,但最后还是觉得不要限制了,随缘分吧。漂流本来就是一场缘分,我相信每个人选择下一个接收人时都有他自己的考虑,也许是认真考虑过的,也许就是一时兴起随手交递,是偶然,也是必然,是漂流本的缘分,也是人和人之间的缘分。顺其自然吧。

  • 收到丫头短信:
    报告!本本漂到我手里啦!以及拜年啦。:)
    2008/02/06 14:12

    丫头曾经问我,本本什么时候能漂给她。我说不知道啊,完全不受我控制。丫就威胁我:“或者看我在本本上写的字,或者就看我哭!”

    现在,幸福的漂流本要随丫头一起过年了。祝丫头幸福。:)

    祝大家都幸福。过年好。

  • 白天收到咣咣的短信,漂流本从公路那里漂给他了,他准备漂给天水丫头。

    咣咣是个业余的专业婚纱摄影师,会拍很好看的照片。如果在喝完一点小酒后跟他提议去午门,他镜片后的眼睛会闪闪发光。

    漂流本会在谁那里过年呢?

  • 挖,算了一下,又10天过去了。

    今天白天土摩托终于告诉我,漂流本已经随桑格格漂去了广州。——谁问过我漂流本会不会漂到广州来着?

    刚刚收到短信:
    非非,偶从桑格格那里得到了漂流本,明天回京。写好后将继续传下去。第7站是谁偶还没有想好。看缘分吧。报告完毕。罗枫 (01:29:15  2008.01.23)

    罗枫我不认识。这是漂流本漂到的第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还是第6站。嗯,有必要让老六饭局一下吧?lol~

  • 2008年1月2日12:43:40,收到牟森短信:
    中午十一点多收到的漂流本。我已写。下午会快递出去。下一站漂流目的地:黑老陈晓卿。报告完毕。

    前两天有人提议说,每个人收到的时候把邮戳剪下来贴到NB上。我觉得这个提议真好啊,真有仪式感。但显然得勤劳的人专门去邮局邮寄。目前来看,我们都是懒人,都采取的快递。。。

  • 2007-12-31

    幸福的漂流本 - [漂流本]

    我打算叫它幸福的漂流本。

    有一天晚上,我和老六和牟森在喝过一些刚刚好的小酒之后一起探讨人生,顺手在老六的NB上乱写乱画,那时候突然想到,要弄一个漂流本,大家随意地写上一些话,相互地寄来寄去,看看它到底会漂流到哪些地方遭遇多少稀奇古怪的人。牟森说,非非就从你先开始吧。我说好。

    今天过了零点,我突然想起来,这是2007年的最后一天了,我要赶紧靠谱地把本本漂流出去。于是我拆开一本新的NB,胡乱地写了一些装模作样的话,打算在07年的最后一天把它寄给牟森。牟森要寄给谁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知道从我投递那一刻起我的小八卦也会跟着一起投递了去。多奇妙啊,未知的漫长的旅行。真是个幸福的漂流本。我在本本上写:我猜想它一定很兴奋。其实我也很兴奋。

    还是有一点点漂流的小规则。请允许我暴露一下我的小私心,因为漂流不可能无限期又不想太短期,所以我想漂流的人数应该是66个人。我在幸福的漂流本上留下了我的联系方式,每一个收到本本的人如果愿意,可以告知我本本当时所在的地方,以满足一下我的小八卦。但是第66个人务必跟我联系,最后把本本寄给我。当然最后我会用我的小私心把它交给老六。

    嘿,要出发啦。我真的很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