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谨以以下色相若干枚作为猪头同题博客的补充。

    当我回看这些照片,噢天哪,这场和谐温暖的饭局简直不亚于春晚。我都快被我的镜头感动了。

    猪年真的要过去了,请允许我假装很有范儿地说:我爱你们。





























  • 2007-12-04

    谢谢 - [非人类]

    有多久没有守在电视机前等一个节目了?十点,喝多了的老六在回家的路上发短信提醒我:十点四十哦~~ 天哪,惊天地泣鬼神。太给CCTV面子了。

    善良的人太多了。我没想到我会收到那么那么多邮件,太感人了,也很发愁。我厚着脸皮跟猪头又要了2套碟,现在一共是3套。依然很发愁。大部分邮件都太有才了,怎么选是个难题,不选谁我都会过意不去的。所以我很坏地想了一个基本相当于摇奖的办法。《森林之歌》摄制组的成员我都见过,我打算请除了猪头之外最闹腾所以跟我最熟的三个人报三个数字,这三个数字是我收到的邮件的倒数编号(博客留言的也会编进去),对应的人得到光盘。这样,我就能成功地把难题转嫁出去了,我真是太有才了。

    嗯。这三只摇奖的黑手是:
    李太山,他是今晚这集《容颜》的导演,也曾经很光荣地担当过我的司机,光荣事迹是,只要是他担任我司机,一路上就没有一只灯是绿的。估计是拍《森林之歌i》拍得所有绿色物体都怕怕了,连绿灯都是。所以我最近正在建议他炒股,以挽救一下广大中国股民。
    杨小肃,江湖人称二哥,森林剧组的资深老大,是我正宗的桂林二哥。我和二哥在北京认识,从北京喝回桂林,再从桂林喝回北京,估计还会这样往返地喝下去。二哥在《森林之歌》里拍的是银杉。
    周卉,四川美女,人太好了,在森林集中营她就是一陀真正的仙女。周卉在《森林之歌》里拍的是竹林。

    以上三人下手之后,我会邮件通知并快递给个人。所以,这3套光盘,绝不是我送的,也不是猪头送的,得到的人,请谢谢以上三位,以及《森林之歌》全体摄制组。

    非常感谢所有给我发邮件的人。在邮件里附了通讯地址的,如果你不嫌弃,我会在月底的时候给你寄一张明信片。因为,12月来了,我要大张旗鼓地,过、节、啦~

  • 2007-12-01

    森林之歌 - [非人类]

    猪头陈晓卿一干人等鼓捣的纪录片《森林之歌》终于要开播了,真不容易,我都不记得以《森林之歌》的名义饭局过多少次了。如果有人问我,终于看到这个传说已久的节目,你的最大感受是什么?我会回答,作为一个巨大的传媒机器,CCTV真有范儿。嗯,太有范儿了。

    作为该片解说词撰写者嗖嗖贱老六的助理,我有幸见过几集《森林之歌》的毛片,真的蛮好看的!我敢打赌,这绝对是国内最好看的风光片了!所以,从12月3日(周一)开始到12月11日每晚22:40,如果你正好很无聊,可以打开电视瞅一眼已经有一万年没有看过的CCTV-1,你知道,这种动人的风光片配上好听的音乐和解说配音,是很容易舒缓每天饭局的疲劳的。

    猪头说,要送一套《森林之歌》的DVD送给看我博客的人,这种推广方式也太低劣了。我相信看我博客的人都品味高端,根本跟他那个烂人不是一个群体的,所以这套碟送出去可能有点费劲。不过,也许你很善良想帮我解决这种有东西送不出去的尴尬,可以留言或写信到amandashu@126.com。我将会非常感谢。

  • 2007-10-20

    螃蟹宴 - [非人类]

    乘着十七大的秋风,小精子家的螃蟹局在我厚颜无耻的敦促下于今晚如期举行。

    作为嘉宾我第一个抵达了小精子府。一进门小精子就无比沉痛地跟我说,“哎呀!我发现我家的虾死了好多!”我立马沉痛并冷静地用节哀顺变的口气劝慰她:“没关系的,凑合吃吧。”小精子一听惊恐地抽泣开了:“是我养在鱼缸里的虾死了……”噢卖糕。接下来的情况是,小精子用筷子把可怜的小虾们的尸体从鱼缸里打捞出来,而我在边上垂着头帮忙收尸,一直默默地无话。

    小精子府上有两只漂亮的鱼缸,分别养着一些传说来自亚马逊的水草,亮闪闪的叫宝莲灯的鱼群,和其他其貌不扬的小鱼小虾们。小精子着重给我介绍了几条长得黑不溜楸短粗胖的鱼,叫短鲷,说是来自非洲,难怪体貌特征跟猪头陈土摩托们那么像。小精子告诉我,短鲷是一种最接近人性的鱼,它们拥有和人一样的感情,并且绘声绘色地给我描述了发生在大千鱼缸里的惊心动魄的三角恋情。三角恋主角之一是条肌肉猛男,肌肤黝黑,孔武有力,心眼着实……听上去简直就是土摩托的鱼版。

    随着嘉宾们的陆续到来,激动人心的蟹宴终于开始了。本次蟹宴出席的主人和嘉宾有:小精子,报名螃蟹数三只;我,报名螃蟹数三只;平客,报名螃蟹数两只;橘子,不吃螃蟹只吃螃蟹腿不算数。宴会进行得欢乐祥和,和谐有趣。我们探讨了中国娱乐业的走势、八卦业的前景、贵圈混沌不清的精神文明有待建设,并且用科学的发展观肯定了中医的可持续发展。我们一致认为,这是一次胜利的宴会,一次和谐的宴会,一次与时俱进的宴会,一次继往开来的宴会。

    在宴会的最后总结陈词中,小精子说,一共八只大闸蟹,我吃了三只。橘子说,我吃了四只螃蟹的腿。平客说,我吃了一只。我迅速地计算了一下,呃……于是低头谦逊地说,我很低调的。
  • 2007-10-02

    远大前程 - [非人类]

    在人才最宝贵的21世纪,作为一个没什么文化又没什么能耐的人是很不幸的。不幸中的万幸,我还有一群既有文化又有能耐的朋友,本着死乞白赖沾朋友光占朋友便宜的方针,偶尔我的小心脏也会虚张声势地威武起来,觉得我的前程还是蛮远大的。

    比如说我有可能在演艺圈走红哦。著名非职业导演王凯歌就不用说了,我已经在他的两部作品里跑过两次龙套了,虽然第一次很多人都没有耐心看到我出场,第二次很多人根本就没认出我来,但好歹我也迈入娱乐圈了呀。我司机老全,全国十大杰出编剧,也曾允诺我,他的电视剧里很多群众演员的角色我可以适当地挑一挑,当然,我绝对不会随便参演的,人是要讲身份的,架子偶尔也是要端一端的。猪头陈,电视人中的文化人,有一天喝多了一高兴拍着胸脯跟我说,“我以后要是拍电影就让你来做场记,或者茶水。”看,多铁!热泪盈眶!

    这两天我接到一些询问我参加作协的电话,我才知道老颓和老全联名推举我进作协的事被王三表捅了出去。真是一个嗖嗖贱的记者,一个屁憋着就沉不住气。老颓和老全出于好心推荐我去作协,是想拉我一把,没有文化穿件文化的外衣也行啊,再不济也能穿双文化的鞋吧,我想了想这鞋必定不会是别的牌子了,只能是NEW BALANCE,缩写就是NB啊,这样我以后也能自信些。我本来打算事成之后开个新闻发布会,但三表提前就把这消息放了出去,严重搅乱了大局。丫一个业余导演和一根筋记者,太不懂新闻炒作的潜规则了。我很不高兴。所以我也在反省,饭局有风险,参加须谨慎,今后有三表在的饭局一定要少参加。

    但是事已至此,我就不得不站出来就三表所述的一些不实澄清一下:

    1、我确实有几个作品和笔名,但都不是三表说的那些。目前为止,我只出过一本书,叫《不许联想》,用的笔名是王小峰。但我马上还会用王小峰的笔名出下一本书,书名已经定了,叫《不许不联想》,敬请期待。

    2、其实我还有一个电视剧作品,不久大家就会在全国各地方台看到,叫《雪狼》。请大家届时留意片头,硕大的字写着“本片根据全勇先小说改编”,以及演职人员上有“编剧全勇先”。这里跟大家实说了吧,全勇先,那也是我另外一个笔名。请大家写完之后踊跃写观后感,要求只有一个,不许写坏话。

    特此说明。谢谢。

  • 饭局。一眼瞥见了土摩托身后巨大的双拐,小心脏震了震。早就听说土摩托在运动中脚受了伤,没想到这么严重这么长时间还没好。土摩托说,“你赶紧再做个梦吧,梦见我好起来。”多可爱,真把我当巫婆。所以我喜欢土摩托,他认真地信任你哪。

     

    所以饭局完我回到家,赶紧焚香沐浴,然后认认真真地在心里念叨,希望土摩托的伤赶紧好,没有科学依据,也不知道是否会灵验。我也想好了,如果我真的再梦见土摩托,我就打算改名叫非非弗洛伊德,尽管也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任何一个熟悉土摩托的人都遭遇过他的认真。前一阵,我帮老六把《森林之歌》的片花鼓捣上博客,作为一个严谨细致的理科猛男,土摩托严肃地指出,某集片花里字幕中标注的经度和纬度搞错了。由于我比较笨,鼓捣上传的时间相当长,土摩托在这段相当长的时间里不厌其烦地叮嘱了我六遍:知识性的错误,一定要改过来,否则一定有网友发现的。在我看来,一个人认真的劲头是很迷人的。所以,嗯,我喜欢土摩托。

     

    土摩托的博客是我最喜欢看的博客之一。作为一个著名的博客,土摩托当然遭遇很多的挖墙角。可是,尽管小报网的管理每况愈下,土摩托仍然坚定地说,“只要非非在这里,我坚决不搬家。”他顿了顿之后,又补充了一句:“只要非非活着,我就不搬。”这话真狠啊。可是,真感人啊。我怎么可以不喜欢土摩托呢?

     

    对于轰轰烈烈大张旗鼓地向土摩托表达赞美和爱慕,我蓄谋已久,尽管这种表白危险指数很高。因为土摩托女粉丝无数。

     

    我觉得,土摩托基本属于通杀型,除了体形威猛内心丰富之外,最要命的一点是你感觉不出他的年龄,60后、70后、80后、90后,不论哪个年代的老女人女人或者女孩,他想象中的土摩托一定恰到好处地在她所希望的年纪。所以,“摩丝”不可想象的多,像我这样表白的基本属于找死,没准哪天就被无数的女摩丝中的一个偷摸干掉了。

     

    SO,我真的很勇敢。

     

    前一阵,《十面埋妇》关机饭的时候,王凯歌心情大好,一边剔牙一边踱着导演步在我边上溜达:“非非,下一部那什么片你演女主角吧。”我看了一眼坐在边上的土摩托,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小心脏砰砰直跳,不由得恶向胆边生(女人险恶起来是很有才的!),赶紧抓住机会向导演提了一个条件:“我希望土摩托演男主角。”王凯歌那天显然心情愉快指数超高,很痛快就答应了。哇塞!我赶紧转眼去看土摩托什么表情……土摩托不见了。

     

    你一定以为土摩托被我吓跑了。

     

    错。

     

    他回家健身去了。

     

    ——现在你知道土摩托的脚为什么受伤了吧?

  • 2007-04-13

    普天写作文 - [非人类]

    大半夜,陈晓卿猪急跳墙地打电话来问:“老颓的征文你写了吗?”——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忒坏。

    颓颓和水晶结婚了,这是这个春天我觉得最开心的事。尽管早早就知道他们结婚的打算,但确定无疑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在桂林,只觉得遥遥的北京笑意盈盈地开出了一朵花,春天一下子就盛大起来。开心!

    也有挠墙的事,就是让猪头陈跳墙的那壶——噢,征文!颓颓和水晶一双文化璧人,人好,人缘好,文化朋友多,普天同庆的方式就是普天写作文。眼见着一波又一波的文化人妙笔生花高潮迭起,愁坏了我这样没什么文化的。

    可是颓颓并不催我,他只是轻轻柔柔地说:“又新贴出几篇啦。我不催非非,非非要享受亲人待遇、内部待遇,想啥时写啥时写,没写完就不结稿……”看,颓颓就是这样,永远这么妥帖,这么窝心,这么让人热泪盈眶,这么叫人无法拒绝。

    颓颓,就是传说中的IQ、EQ、ICQ、OICQ都高的人。

    颓颓聪明。这世上的聪明人很多,颓颓不一样,颓颓聪明的不是心眼,是心。颓颓眼亮心明。所以像我这样的八卦小心眼,话不算太多,却不知不觉跟颓颓分享了很多小八卦小秘密,拥有了一种心领神会的小默契。所以颓颓说享受亲人待遇,不是随便说说的。和颓颓的亲近,很难用言语说明白,用俗人的话,那是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可遇而不可求的。所以亲人一样的颓颓结婚了,我乐得屁颠屁颠的,心里像有一只风筝一下子冲上天,那种敞亮的高兴。

    颓颓是相当相当八卦并拥有相当相当多八卦的,我很想揭发一些,比如喝昏了以后冲着女服务员拽英文啦比如被花痴围追堵截啦比如去大北宾馆蹲点活捉老全啦……但是我不能说,因为太八卦啦。恩,我不说,请自行思考,请心明眼亮。

    我喜欢水晶。老全在他的赞歌里是这样写水晶的,我拿来用一下:“水晶的优点第一是安静,从不多事,这在当今的女人堆里是个不多见的大优点。第二是聪明,心里有数。她把她的聪明藏起来,所以显得很珍贵。”这些话都写到我心坎里。所以请让我赞美一下老全,有时候他还是相当相当靠谱的。

    昨天,颓颓问我什么时候回北京,我还没来得及回答,颓颓又轻轻柔柔地说:“领证饭要和老男人们吃一下。但是一定要等你,你不回来,他们都没得吃。”看,这就是传说中的IQ、EQ、ICQ、OICQ都高的人,永远这么妥帖,这么窝心,这么让人热泪盈眶,这么叫人无法拒绝。

    于是我一边流泪,一边订了明天的机票,只为赶上明天晚上的饭局,为普天同庆活动掀起一轮新高潮。生活多么美好啊!我们要共祝愿,祖国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的小家庭更好。

    最后我想关心关心老全。老全,男,著名编剧,未婚,人好,钱多,脑子笨,管黑社会,并且基本靠谱,普天同庆活动中的众多单身女青年切勿错过机会,请踊跃擒之,拿之,捕之。

    最后的最后,我想说,在普天同庆的活动中真诚地关心朋友,我自己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和积善的大好事。所以,就冲这一点,评委同志们,是不是怎么着也该给我的作文多加个十分八分?

  • 2006-11-06

    山东人民 - [非人类]

    和山东人民吃饭,喝就一个字。

    交流起乘坐山航的经历,一定要讲一讲。山东航空我就坐过一次,从北京飞往临沂,停经济南,所以飞机会降落两次。山东人民的飞机,降落是很有气势的。我正昏昏欲睡,忽然“梆!”地一声巨响,只觉飞机狠狠地砸在了地上,俺的睡意全部飞起来了,要不是安全带系着,俺的人也要飞起来了。这时听见广播里说,济南到了。俺心想,开飞机的同志也太不小心了,于是又放心大胆睡去了。不一会儿,又“梆!”地一声巨响,连人带飞机再次摔到地上,临沂到了。俺头一次觉得安全带这么重要。原来不是不小心,开飞机也跟性格有关的。山东人民豪爽,飞机降落洒脱得跟脱皮鞋一样,“啪”地甩掉一只,再“啪”地甩掉一只,这样楼下的人就可以安心睡觉了。

    孬蛋同学婚后显然有些精神不济,我说你现在基本属于残花败柳了。孬蛋摇摇头又来了精神,小眼珠贼亮:“我现在终于有资格搞婚外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