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16

    北京的冬天 - [小心脏]

    最近在看美剧MAD MEN,很好看。我发现迅速重新熟悉英语的方式就是不间断地看美剧,并且不看字幕。——还有别的好看的美剧推荐么?

    《海角七号》据说是台湾人民很推崇的电影,我买了张碟,开头看了两遍,不晓得为何没有看下去。今天无意间看到一段很煽情的影评,这样写的:
      两段爱情,一样的开始,不一样的结局。一样爱了,一个男人选择了离开,克制而冷静,换来一世的思念与孤独;一个男人选择了坚守,浓烈而炙热,换来两人的甜蜜与幸福。跨越国界的爱恋,或许会有阻碍,但两个人在一起,再苦也是甜。倘若心死了,再好的日子,也只是死水一潭,度日如年。
      看不得相爱的人自己把自己的爱情拆散,不管什么理由。真爱是奢侈品,不是人人都有那份福气,遇见爱的人,偏偏他/她也爱着你。
      如果爱,请珍惜。
    忽然间觉得很感动,决定一会儿找出碟来接着看下去。

    北京的冬天就是这样,总让我觉得有种古怪的难以言喻的气息,凛冽悠长,时时低婉暧昧,时时清澈高远,那种气息无所不在地往心尖和身体的每个毛孔里钻,总是让你突然间莫名地被触及。

    十二月了,每到这时总是会感慨时间飞快,只是2008年像烈马一样,始料未及地汹涌,那么多的事,轰轰烈烈的,却一闪而过。想起2007年的最后一天,我在老六送我的本本上胡乱涂上了第一页,然后把这个本本命名为幸福的漂流本,让它漂流到朋友们以及各式各样的人手中去。我想像它就像人的一生,流连辗转,你永远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样的人,会遭遇什么样有趣或者奇怪的事。然而始料未及地,它不久就脱离了我的视线,杳无音讯。我打听过它的下落,未果。是否这就是它不可强求的际遇?我无从知晓,只是仍满怀希望地希望,不管它在哪里或者遭遇到什么,它是幸福的。

    就像我想像的奇妙而未知的人生,不管是什么,都是生活的恩赐,如果笃定地认可和接受,那么欢喜也好,痛苦也好,都会像珍珠一样,闪动莹润的光泽。呵呵,真像祷文啊。不过年底了,让我再虔诚一点吧。

    据说这几天会降温,大概也该下雪了。下雪的冬天,似乎会更温暖一些,也会更像一个梦。

  • 2008-10-16

    大理 - [小心脏]

    国内我最想去但一直没有去的地方,是大理。我喜欢大理。这么喜欢一个根本没去过的地方是一件很不讲道理的事情,但是,我喜欢大理。

    貌似大理是很多文艺青年热衷和追捧的地方,所以,很有可能我也曾经受过一些类似的荼毒,不过真的不记得了。我对大理的所有美好想像似乎都来自许巍的一首歌:“我坐在我的房间,翻看着你的相片,又让我想到了大理。阳光总那么灿烂,天空是如此湛蓝,永远翠绿的苍山。我爱蓝色的洱海,散落着点点白帆,心随风缓慢的跳动。在金色夕阳下面,绿色的仙草丛里, 你的笑容多温暖……”这首歌叫《温暖》。

    很多去过的人以过来人的姿态告诉我,丽江比大理好。每当这时我就会没有任何理由斩钉截铁地说,“我喜欢大理。”你看,喜欢这种情绪其实是毫无科学依据的,而毫无科学依据的事实际上往往很强大。我一直盘算着去大理,不能是走马观花的旅游,要用很充分的时间和心态,去那里好好住上一阵子。

    大理有个人叫赵青,赵青在洱海边上用石块和玻璃建了一所房子叫青庐。青庐美轮美奂。我看了很多照片,从青庐望出去,明艳的洱海,深远的蓝天,金色的阳光,永远芳草鲜美春暖花开,美得像天堂。赵青是我很多熟人的熟人,但我不认识他。我如果去大理,一定也会不能免俗地去拜访一下吧。

    不过,如果我去大理,不要住在青庐。青庐太像梦境。我要找一个小房子,房前屋后有茂盛的花草,有泥土的香,大片的阳光响亮地四溅地砸落下来,我就安安静静地呆在那里,人间一样的温暖天堂。

  • 2008-10-13

    都笑了 - [小心脏]

    近日食欲消减,直接后果就是我瘦了。从衣柜里翻出古里八怪的一堆牛仔裤来,居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湮,穿一条轻轻松松套进去一条,这是很反常的,我被自己惊到了。按照我的生活习性,在这个大雁都不飞的季节,是应该静心养膘储蓄过冬的,可我居然瘦了,这很违反我的自然规律,我很忧虑。

    最近忧虑的事情太多了,食品安全啊,金融危机啊,世界和平啊,怎么还不长胖啊等等等等。我忧心忡忡地爬上MSN,准备找点安慰。一眼就瞥见小熊的MSN签名很贴心地说:如果你心情不好,就冲着镜子笑……

    唔。也许有用喔。不是有句名言说生活就像一面镜子你对它笑它就对你笑吗?我于是冲到镜子前摆了一百个笑脸的POSE,牙都酸了。

    嗯,感觉是好多了。我回到电脑前准备表扬表扬小熊。

    点开MSN对话框,看到小熊的完整签名是这样的:
    如果你心情不好,就冲着镜子笑,让大家看看:这世界多美好,连猪都笑了。

  • 2008-07-27

    郡王府 - [小心脏]

    北京有个郡王府酒店,在朝阳公园边上。在韩天骄大师写了一篇博客盛赞它之前,我常常路过它,只偶尔有那么一点点探访之心。但天骄大师的文字,点墨之间,含而不露蓄而不发地把它赞得太好了,撩拨得我心痒痒的。

    唉。我就是这样的,被好奇害死的那只猫,还经不起起哄架秧。

    机会很快就来了。某天夜里,我误机了,航班改签至第二天,我不得不返回城里住一晚。我很郁闷,于是天知道为什么我就不想回家住了!鬼使神差地,我想起了韩大师传说的郡王府,于是致电携程,雷厉风行地定了房间,雷厉风行并且充满期待地赶了过去。

    哦,我想,那个叫郡王府花园酒店的地方应该会像韩大师描写的那样,“碧湖,回廊,水榭,瘦石,一应俱全,错落极有韵致”,应该就是那样风骚宜人的吧?

    只是很不幸,我忽略了,我是半夜造访,周遭黑漆漆,嘛风景嘛风情也看不见,酒店房间的内部,只能说很一般,很一般。而第二天一早,我还要匆匆赶往机场。姥姥的,我哪能跟大师相比呢?他是来风雅的,而我是来投宿的。

    躺在离家不远的酒店里,我心潮起伏郁闷万千。五公里之内的距离,好好的不住家里,非要住酒店,这是怎样的精神病?不是烧包,就是变态。

    唉。

    我不得不觉得我既烧包,又变态。

  • 2008-05-12

    同在 - [小心脏]

    据说地震了。

    说“据说”的时候我很羞惭,因为我完全没有感觉到。对此飞猪小盆友质疑我已经完全麻木了。平客说由于震感强烈他的办公楼都疏散了。一向很黄很暴力的大雨同学这样向我描述他身处25楼时的体验:那楼晃得啊,就像叫床!

    而很多电话短信纷至沓来地问候我是否安在,我在的。希望大家都安好。
  • Merry Christmas!我好忙啊~以至于我都错过了小精子家精彩的圣诞晚宴。

    我用一个平安夜在家翻箱倒柜,企图翻出一些马迹蛛丝,让它们破茧成为明天,哦不,今天晚上大学同学圣诞party上的妖蛾子。我当然做到了。我亲爱的同学们听说是我组织的party都很自觉地屏蔽了家属……我认为他们的智商都无愧于政法大学的人。

    平安夜,耶稣被惦记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也被很多人大张旗鼓地惦记着,他就是王三表。在无数人贱飕飕地问他在哪里庆祝他的N周岁华诞的时候,他一副很有架子的派头。在我的再三央求下,他终于告诉我,平安夜,跟他约会陪他过生日的人原来是小布什。真有范儿啊。祝三表生日快乐,愿小布什多多保重。

    还有啊,有人发邮件问我怎么还没收到明信片。我的天,我这两天写了厚厚厚厚的一摞……也不知道猪头给不给报销买明信片的钱……很快就会寄到吧,圣诞老人有点忙,但他是这样告诉我的。

    祝你们快乐。
  • 2007-11-08

    花痴乱颤 - [小心脏]

    冬天以各种方式提醒我他的到来。某天我坐在女友车上,驾座上的她一边不顾行驶安全对着邻车的帅哥大抛媚眼,一边诗朗诵一般深情地高声咏叹:“啊!冬天来了!天气冷了!我想要,恋爱了!我的恋情们啊!你们在,哪里呢?”惊得边上的我一阵一阵地直哆嗦。冷啊。

     

    天气越冷,花痴越多,不晓得有没有科学依据。但是我的女朋友ABCDEFG们却不约而同地摆出了一副要在冬天里燎原的熊熊架势,使得这个即将或者已经到来的冬天变得且暧昧且生动且可疑且有趣起来。

     

    我每天会不定点地收到花痴们的汇报。它们来自五湖四海,经由不同方式,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同一个目的,乱颤着聚集到我这里来,内容惊人地一致。

    A说,“我真是喜欢他啊!”

    B说,“没事,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太喜欢他了!”

    C说,“你来看他的照片,帅不帅?他本人比照片还好看。”

    D说,“看了我发给你的照片了吗?不过他不上相,人比照片帅。”

    E说,“我想他了,想得心慌慌的。”

    F说,“我太想念他了,你说他会不会想念我?”

    G说,……

    这些花痴呓语每天从早到晚满满当当充满我的邮箱我的手机,夜里我隐身在MSN上,看见对话框们兀自地如火花般滚烫地四溅,不由得心惊胆颤,生出一些幻觉,以为我的蜗居变成了心虚的女贞路4号,来自各地的猫头鹰正密密麻麻铺天盖地不屈不挠地进攻我的门窗……

     

    太炽热了。眼瞅着冬天就要被我的这些花痴女友们真的烧成一团火。于是我发烧了。我一边坚持发烧一边坚持接听女友们的电话。因为那个心爱的男人给她们打了一个三分钟的电话,她们在电话里跟我喜极而泣了三个小时,我在电话这头,分明地听见了那边因为狂喜而门牙乱溅的脆响。

     

    我缩在床上,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着自己,迷迷糊糊地意识到,对于我的花痴女友们而言,我就像一陀中看不中用的心灵鸡汤,只要摆在那里,冒着热气,就够了。至于爱情这劳什子东西,爱的到底是他,还是爱情本身,是个值得研究的科学问题。

     

    暖气还不来,我像只寒号鸟一样在屋里哆嗦,一边看纽约花痴女人的故事《Sex and The City》。屋子里盛开着树一样高大、健硕的百合,吐露得热烈、强悍,香气凛冽,是朋友从云南捎回来的。每每我看到它们不要命似的的浓烈,就会想起我的花痴女友们和她们热气腾腾的冬天,同时想起一句烂掉大街的真理:花痴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说这话的真是一位圣贤。

  • 2007-10-13

    - [小心脏]

    晚上跟人谈事,眼皮都睁不开了。于是我说,我先睡会儿啊。倒沙发上就睡了。

    这几天真是像商务人士啊,忙得差点就像一陀没谱的答案一样在风中飘了。

  • 2007-10-07

    假装假期 - [小心脏]

    半夜突发奇想,我严肃认真地给自己做了一顿饭,米饭,三个菜。于是,凌晨五点,我缩在沙发里吃饭,喝啤酒,听音乐。非常满足,相当变态。
  • 2007-09-30

    所谓烧包 - [小心脏]

    1、新攒了一陀电脑,某天告诉朋友配置,朋友受了惊吓:“你是买了一台服务器么?”这倒没什么,关键是新买的显示器有点大,这几天很不适应,常常找不到鼠标在哪儿。

    2、准备换一陀手机。原来的NOKIA用的时间太久了,键盘磨损得惨不忍睹不说,关键是电话号码本全部存满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不得不本着喜新厌旧的方针,每存进一个新人就删掉一个旧人,但是最近实在删不下去了……
    作为一个有时候烧包的人,我想要买一陀iPhone。据说iPhone目前只有美国生产,所以要汉化解锁,不晓得靠不靠谱使用起来方不方便呢?我是一个SO怕麻烦的人……有没有用过的高人指点一下?

    3、明晚去看张学友演唱会。威挨屁哦~